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資訊 | 教育時訊
給學生閱讀“定時”

作者:邢星 来源:《人民教育》2014.21 发布日期:2015-04-17 14:23:36 浏览次数:

“在若幹年前,我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句話,我不太承認,但是內心又特別願意認同,‘計算一下你的生命時光吧,與人打交道和與書打交道的比例是多少?如果與人打交道越多,你會變得越來越庸俗,如果與書打交道越多,你會變得越來越高尚’。”9月18日,“中國中學生基礎閱讀書目”發布會以這段話開場,發言人是書目研制主持人、北京十一學校校長李希貴。

一個人的生命時光寶貴而有限,閱讀當占得其中多少,又分配在何時呢?李希貴校長提出了這樣一個具有現實意義的問題。

 

 “中學時期是閱讀的最好時光”

   中學階段是人生最關鍵的讀書時期。爲什麽?李希貴校長解釋說,因爲中學生有更多可以專注的時間,他們沒有因爲生活和工作而浮躁;因爲中學生讀書更多是因爲興趣,他們不會受到太多專業的影響;因爲中學生還缺乏直接的人生閱曆,書籍可以讓他們間接地了解社會和人生。所以這個時期的閱讀是爲了一個人精神的成長,對于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形成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專注的閱讀,廣泛的閱讀,指向人精神成長的非功利性閱讀——中學時期的閱讀不正是我們理想中的閱讀嗎?

   李希貴校長的報告一石激起千層浪,參加發布會的多位專家學者在其後發言,他們從不同角度,用更專業的視角映證著,闡釋生發著,將閱讀的時間問題越說越明。

   著名學者、作家周國平將中學時期的閱讀形容爲青春期閱讀青春期是戀愛的季節,青春期的閱讀也有戀愛的特點,一是單純、純粹;二是私密、陶醉,實際上是一個人的精神初戀。我基本可以斷定,有過這種美好經曆的人,他基本上就是一個一輩子愛讀書的人,一定會養成閱讀的習慣。

   我記得從中學開始,真是有這樣一種在跟書戀愛的感覺。初中。高中的時候,學校離家有一段路,家裏面會給我一些坐車的車費,我舍不得用,都是走路,把錢省下來去買書。我17歲進入北大,跟現在高中生年齡也差不多,家裏寄的零花錢我從來不用,而且還把飯票裏面的萊都退了錢買書,就是那樣酷愛書。

周國平轉而感慨地說:但是回憶起來,我中學時期基本上沒有讀到真正的好書,我自己感到很遺憾。中學生閱讀還有一個品位問題。如果沒有閱讀的品位,不能算是真正的愛閱讀,而且這樣的閱讀也堅持不下去;只有有了品位,才能真正嘗到閱讀的樂趣,沒有品位的樂趣層次比較低,不是精神上真正的愉悅和收獲。我自己也確實體會到中學時期是閱讀的最好時光,是一個人養成閱讀興趣、閱讀習慣和閱讀品位的關鍵時期,所以一個人的中學時期、一個人的精神結構開始形成的時候,讓他有一個高的起點非常重要。

 

     不是”學習之余”才讀書,閱讀本身就是學習

   我們現在經常有一個誤解,以爲閱讀是好學生學有余力再去做的事情,但是事實上,越是基礎薄弱的學生越需要閱讀,閱讀是改進學生學習過程和學習品質、提高學生學習水平的最有效的方法。”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委員會副主席、新閱讀書目研制總主持人朱永新一語破的。

   學生閱讀不能僅僅是“學習之余”的拓展,它更是學習的基礎,甚至就是學習本身;所以學生的閱讀時間不能僅僅局限于課外,也不能僅僅局限于語文課堂。

   朱永新強調說:“閱讀是學習的重要組成部分,所有的學科都需要閱讀,課堂課外都需要閱讀。”

   北京大學教授、教育部基礎教育課程教材專家委員會委員溫儒敏從專業視角,深入淺出地進一步解答:如何在有限的課堂時間進行學生閱讀?

   最近我在海澱區給高三的老師上了一堂課。我問他們,能不能教我們的高中生在兩個小時之內讀完一篇15萬字的小說?所有的老師都轟動起來,認爲這是不可能的事。我說:‘那你就沒有教好。’人大量的閱讀時間是泛讀,有些書必須在兩個小時之內讀完,但是我們現在恰恰不教這個。

   語文課照理說應該是有精講,有泛讀。但是現在中學的語文教學在閱讀方法和閱讀興趣培養方面關注得不夠。教材如果編了20篇課文,裏面有1 5篇是精讀的,老師甚至可以把所有的課文都講成面向考試的精讀:主題思想、段落大意、生詞等等。所有內容都講得那麽精,講得那麽‘死’,就沒有‘味道’了,誰還有興趣?

   所以,我們提倡現在應該把精讀、泛讀和課外閱讀結合起來。另外,雖然小學生、初中生讀文學多一點,但是到了高中以後,我們不能光讀文學,還要讀社科、人文、科學等各個方面的書。”

 人民教育出版社編審、中國教育學會中學語文教學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顧之川則給出這樣一組數據:“上世紀50年代,我們當時學習蘇聯,一看蘇聯小學四年級的語文教科書居然有80多萬字,而我們當時小學六年級的語文教科書只有20多萬字,這種差距至今也沒有完全改變。”

要想學好語文,只有精讀課文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大量的閱讀。”顧之川將學生閱讀問題追溯到教育評價問題,“美國國家人文科學促進委員會曾頒布過一份‘美國中學生必讀書目’,不像我們是推薦、建議閱讀,他們是上升爲國家戰略行爲,各級考試要考這些內容,讀不讀體現在考試裏面。”

 

學生閱讀更應該注重時代性

   李希貴校長介紹說,“中國中學生基礎閱讀書目”的研制理念之一是“兼顧書籍的經典性和時代性”。這是書目研制過程中一大難點,也成爲發布會當日討論熱點:學生閱讀應該更偏重經典性,還是更傾向時代性?在閱讀中,經典性與時代性之間只能作非此即彼的選擇,還是可以有兼容並蓄的調和?

   選書當時有一個爭議,就是在選擇科學著作或者科普著作時,要不要考慮時代性?比如有些書寫得很好,或者在當時影響很好,但是現在看來,很多結論和方法有一些問題,應不應該選?我傾向于這種書還是應該慎重。因爲這種曆史上的經典,對于成年人來說,對于已經受過一些科學教育的人來說,他們有一定的辨別力;但是對于大部分中學生來說,他們正在學習這些知識,如果很多知識不確切,還是會有一些問題。我傾向于更加准確的寫作,這是我選擇的原則。”科幻小說作家、書目研制科學組組長星河坦言。

   朱永新卻從另一個角度闡釋經典與時代的關系:“爲什麽要有一個中國人的書目?因爲只有通過共同的閱讀,才能擁有共同的語言、共同的價值和共同的願景。我們這個民族過去靠‘半部《論語》治天下’,後來靠毛澤東語錄,靠馬克思主義經典。這些怎麽整合?整合成我們這個時代最需要的偉大的經典,讓更多的人在書香的潤澤下得到成長,讓更多的國民有共同的話語和價值,這是我們書目研制的初衷。”

這就是人們對于閱讀的期待,尤其是對于學生閱讀的期待:期待讀者通過閱讀經典,形成時代精神,通過閱讀時代,追尋文化傳統,超越今生此地的局限,將生命拓展及更廣闊的曆史與未來,以成就一個更完善的“人”。

北京十一學校語文學科主任、書目研制文學組組長闫存林擔任發布會主持人,他在主持中有感而發:“9·18在曆史上是應該被記住的一個日子,但是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裏,參加‘中國中學生基礎閱讀書目’發布會暨《中國人閱讀書目》首發式,不是爲了過去,而是爲了我們的未來。我們推出的不僅僅是書目,也要推動全面閱讀,希望閱讀能夠進入每個人的心中。”【摘自《人民教育》2014.21 

 

地址:温州市胜昔桥54号 电话:0577-56966282
申慱sunbet小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unnjjjj.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3006720號
會員登錄提醒:沒有賬號請先注冊!
用戶名:
密 碼:
 
請詳細填寫如下注冊資料
用 户 名: *請使用實名注冊
密  碼: *必須大于6個字符
確認密碼: *再輸入一次密碼
班  級: *請填寫所屬班級
會員類型:
電話號碼:
電子郵箱:
驗證碼: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