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資訊 | 教育時訊
陪著孩子去環球遊學

作者:虞淑瑶 来源:摘自《温州教育》2014年第11期 发布日期:2015-03-19 09:14:55 浏览次数:

 



作者簡介

 

虞淑瑶 申慱sunbet小學學生家長,计算机博士学位,曾任某高校教师,现任职于某民营企业。教育理念前瞻,曾接触过华德福教育、民间儿童书院等不同教育形态。


 

 

20138月到20147月,我們夫妻倆帶著7周岁的女儿玫玫,從亚洲,辗转欧洲,中东,非洲,最后從尼泊尔回国旅行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回到温州,有时说起旅途中的故事,很多细节都已遗忘,但那些该留下的还是留下了,汇流成河整理出下面一篇文字。

我們的旅行方式,有大約四分之一的夜晚是在帳篷中度過的,另外有約四分之一是使用沙發客網站(http://www.couchsurfing.org,也就是中文所稱的沙發客方式,住在當地人家裏,深入體會當地人的生活習慣和風俗人情。雖然稱爲沙發客,但我们一路從没有睡过沙发,倒是有过为了躲避蚊子在人家的客厅里支起帐篷睡觉的经历。


 

(一).珠峰,它就在那裏

 

世界上的人,大體可以分兩種,喜歡登山的,和不喜歡登山的......

我们恰巧属于极其喜欢登山的,在非洲周游列国之后,我们飞到了尼泊尔,想從珠峰的南坡膜拜一下世界第一高峰。...

我们计划從卢卡拉开始徒步,徒步15天,走珠峰大本营以及Gokyo路线。虽然之前我们爬山经验丰富,但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有冰川、雪地、乱石、险峰,心里还真的没数。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保持节奏,從三千米开始,每一千米给自己一天的休闲适应期。到了海拔4000米处,只有我有比较明显的高原窂摩,老公和玫玫一点感觉都没有。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地,他们感觉和平地无异,以至于玫玫经常问我:“妈妈,高原窂摩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啊?”好在我的高原窂摩也仅限于失眠和头痛,在神灵的雪峰庇护之下,几天没睡好觉的我居然一点都不困扰于身体的疲乏,反而,每天都处在极端的兴奋之中。我们一步一步往上行走,海拔越高走路越艰,有时遇到比较陡的坡,走几步路都要深深喘好几口气,才能继续,但我们还是没有悬念地走到了珠峰——地球之巅的面前。從美学角度来说,珠峰并不美,南坡的峰顶因为太陡,积雪没法覆盖,露出黑黝黝的岩石层,但看到珠峰的幸福感不是任何美学意义能够解释的,虽然我们在珠峰前面只是停留了半个小时,但我想,这半个小时留给我们的力量,将会持续我们的一生!

走完珠峰大本營路線,我們信心滿滿地繼續橫切走一條充斥著冰川和雪峰的去往Gokyo湖的路線,這時候,我們才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曆險。

先是經曆一長段大岩石險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會倒吸一口涼氣。向導帶著我們,在亂石堆中尋找上升的最安全路徑。隨著向導漸漸遠離我們,我們心中的恐懼也逐漸爬升,我甚至想到了,如果一個大亂石滾下來,我該如何擋在弱小的女兒面前,如何推開她保護她。在整個爬升過程中,玫玫沒有一句怨言,也許她知道抱怨沒有用,也許恐懼征服了一切,她只是一直默默地跟隨我們前進著。幾個小時的攀爬,恐懼也慢慢麻痹,最後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刻登上了那一段的頂峰。

但艱險遠未結束,我們開始面臨冰川的挑戰。踩在7月的冰川上,總是擔心會不會掉進冰洞下面去,好在我們途經的冰川並不太厚,能看見最底下的岩石和樹葉,不知道那是多少年前的葉子,生于哪一年,埋葬于哪一年,只知道,那一刻,它們靜靜地躺在那裏陪伴我們小心翼翼的步伐。我們跟隨向導的足迹亦步亦趨地前行,走過了一大片冰川,向導告訴我們,本來不走這個路線的,舊的路線因爲前段時間有人掉下去了,所以改成這條更長一點但相對更安全一點的路線。在冰上行走,幾乎總是走一步滑一步,玫玫開始變得很興奮,放手任由自己滑行,孩子畢竟是孩子,心裏的恐懼感在好玩面前竟然消逝得無影無蹤。

走完冰川,還沒松口氣,眼前出現一片雪地,雪漫過我的膝蓋,我們不知道一腳踩下去下面是什麽,向導在前面很謹慎地踩出一串腳印,我們跟隨他的腳印慢慢地往前挪移,所有人的鞋子裏面都灌進去一堆雪,在這樣的地方,要保持鞋子完全幹幾乎是不可能的。

曆經所有的艱難之後,我們又走了很長一段路才看到了村子。遠遠地望見袅袅的炊煙,我們的幸福感油然而生。確實,幸福可以很簡單,只要有床睡,有飯吃,有幹的鞋子穿,就是最大的幸福。

 

(來自百度圖片)

(二).行走在珠峰的兒童背夫

在去珠峰大本营的路上,在海拔稍低的山路上,经常看到驴、马、牛驮着沉沉的包袱,和我们一样,走在这朝圣的路上。我们走到海拔3400米左右的地方时,路上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孩,背着很重的一个麻袋,里面装了沉沉的东西。玫玫看那个孩子年龄比她大不了几岁,却背着这么重的东西往山上走,不免心生同情,拿出在加德满都买的大白兔奶糖与他分享,那个小男孩接过去,腼腆地一笑,棕色的皮肤下露出洁白的牙齿,很健康很阳光的样子。这男孩吃上大白兔奶糖之后,在裤子口袋里掏了半天,找出来一条口香糖,里面有5片口香糖,他把一整条给了玫玫。玫玫没想到他居然还能给自己东西,很不好意思地拿了其中的一片,把其余的还给那个男孩,但那个男孩不接过去,坚持要把这五条口香糖都给玫玫。我们從非洲过来,一路都只是玫玫给别人东西,從来没有遇到过有回赠的,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我用英语问那个男孩,想了解他为何背着这么重的东西往上爬。那个男孩只能交流简单的英语,其它的都由我们的向导帮我们翻译。男孩名叫Arjun,十岁,是离此地要走上4天的一个村子里来的,他被父母“卖”给4000米海拔处的一个小店,这个小店经常会派这个男孩從山下运点东西上来什么的,给他的工资折合人民币是一个月133元,小男孩吃住都在那个小店,这次背的是30公斤的大米,從山下背到小店,充当着和驴子差不多的角色。Arjun离开他自己家已经半年了。我问向导为什么Arjun不去上学,向导说他家里穷,虽然尼泊尔政府也倡导孩子要上学,但上学的费用并非免费,一般家庭支付不起,光是那一年三套的校服,就要花去大约人民币1000元钱,还有其它各项考试费,书本费用等等。向导说自己小时候也是到了10岁才上学的,因为家里根本没这个钱。

我聽了之後,心裏一陣難受,爲這個男孩這麽小就開始承擔家庭生存的負擔,爲這個男孩看得見的不太光明的未來,還爲這個孩子仍舊在閃爍的眼睛中的光芒。Arjun和玫玫很談得來,雖然大多數時候他們都是用肢體語言,但孩子之間的交流不需要太多的言語,我們一路結伴而行,直到到達Arjun工作的小店。

Arjun一到店裏,就趕緊放下包袱,二話不說直接去幹活,老板的兒子正在吃飯,需要一把勺子,只是手那麽一指,Arjun便立刻心領神會地去拿到勺子,謙卑地送到他手上,然後回轉頭向我們尴尬地一笑。我明白,他把我們看成和他平等的朋友,不好意思讓我們看到他在店裏低人一等的地位。

後來我們請求向導幫忙,在征得Arjun父母的同意之後,送Arjun去學校上學。現在Arjun已經上了村子裏的學校,向導經常向我們通報他的學習情況。我們答應Arjun,只要他好好上學,我們在幾年之後一定會回來看他。

(三).愛爾蘭迷人的一家


愛爾蘭主人家,女主人是音樂家,離婚,前面是她兒子,最右邊是她的朋友,她朋友擺的姿勢是五六十年代拍照時愛爾蘭人的典型姿勢

 

這是在愛爾蘭一家,孩子們玩得非常開心

 

後來我想,我們去愛爾蘭,就是去邂逅這一家的。這是如此完美的一家,以至于我們時至今日,一想到完美家庭的典範,她家總是不二之選。這家女主人名叫Sona, 夫妻倆都三十多歲,有兩個女兒,一個小兒子,住在一幢兩層樓的房子裏。玫玫在他家的那些天,天天樓上樓下和她家的三個孩子做遊戲。男主人Andrew熱情好客,每天爲我們沖泡他最喜歡的咖啡,晚上把孩子們安頓好入睡之後,我們四個成人就靜悄悄地跑到一樓他們家的遊戲房,Andrew會拿出一款他最喜歡的桌面遊戲,四個人玩上好幾個小時到夜深。他們的生活是如此平和靜谧,和中國熙熙攘攘的生活真是兩個極端。

在他們確認我們要去他們家之後,他們聯系了她家三個孩子所在的學校,那個學校是一個很小的社區學校,總共只有22個孩子,一個班級,他們家三個孩子都在同一個班,在我們到達前,學校特意組織了一次“中國文化周”,給學校的孩子們普及了一些關于中國文化的一些知識。在我們待在他們家的一天,Andrew帶著我們去了他們學校,簡單的介紹之後,我們就進入了一個中愛文化交流活動。我們一家三口和大家坐在一起,學校的孩子們用英語問我們關于中國文化以及玫玫在中國學校的情況,我們一一回答了他們的各種問題。比較有意思的是,有一個愛爾蘭小男孩很認真地問了一個問題:“中國人這麽多,你們在街上走路時會不會撞到人啊?”更多的問題是像這樣的:玫玫,你們在中國學習哪些語言,學習愛爾蘭語嗎?等等……有些問題是玫玫回答的,有些問題是我們大人回答的,整個過程很輕松愉快,他們的老師也鼓勵孩子們隨意提問。接下去一個環節是語言交流,他們現場教給我們一些常用語的愛爾蘭語,我們教他們如何說“你好”“謝謝“之類的中文。我們互相之間的交流如此有意思,以至于在我們離開愛爾蘭之後一個月,女主人Sona寫電子郵件給我們,說她家的小兒子信誓旦旦地說,已經選好了未來的職業,就是到中國來教愛爾蘭語。

(四).爲什麽非洲是人類的發源地,卻最落後?

 

 

這是在馬拉維的一家,主人是開旅遊公司的,孩子們玩得很好

 

在埃塞俄比亞的時候,我們去了博物館,看到了最早的人類化石——距離現在320萬年的Lucy的化石,我告訴玫玫,根據現在的科考證據,非洲是人類的起源地,最早的人類是在這片土地上開始並延續到我們現在的。玫玫聽了之後,問:“既然非洲起源最早,那它爲什麽還這麽落後呢?”這個問題難倒了我,先行者未必遠行啊,但這確實沒法解釋黑人的民族性,爲什麽直到現在他們還是解決不了溫飽和疾病,而且還戰爭不斷;爲什麽路上隨處可見無所事事、碌碌無爲、眼神黯淡迷離的年輕人;爲什麽這些年輕人甯願在街頭混混,也不願做些最簡單的體力勞動來養活自己和家人呢?有人說,沈重的黑奴曆史,像一座大山一樣屈辱地壓在黑人的身上至今無法釋懷,但中國不也一樣經曆過屈辱而又苦難的日子嗎,有沈淪應該也有崛起啊?也有人說,黑人在熱帶,熱帶的人都懶,但這個因果關系是否又倒置了呢?孩子有疑問很好,我想,不用急于給孩子答案,未來的世界很寬廣,孩子有漫長的一生去探索去尋找屬于自己的答案。


(五).土耳其式的強吻

 

在土耳其一家晚餐

 

這是在土耳其信仰穆斯林的一家

 

玫玫對土耳其是又愛又恨,愛的是在土耳其,孩子備受寵愛,只要你帶著孩子行走,土耳其人定然會給你遠遠高于成人的優待。我們一路坐城際大巴行走于土耳其的各個城市,玫玫總是能有座位還無需買票還給雙份點心。我們所到之處,路上幾乎總是有人驚呼:“多美麗的孩子啊!”,就像我們在中國的城市看到白皮膚藍眼睛的洋娃娃一樣的稀奇,接下來的動作就是玫玫最恨的,一般路人會不管你是否願意,親孩子的兩頰,更有甚者,有幾位老太太直接對著玫玫的嘴巴親了好幾下,玫玫第一次被親了嘴巴之後,嫌髒哭了,洗了再洗,擦了再擦,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時間久了,次數多了,她看到路上張開的雙臂就有備而來地擋住自己的嘴巴,任人親自己的臉頰,好吧,要髒就髒臉吧。

土耳其的首都伊斯坦布爾是一座跨越歐洲和亞洲之間經曆兩大帝國的千年古城,我們經常遊蕩在尋常的街頭巷尾尋找著帕慕克筆下的這座被遺忘的城曾經的輝煌和現在的貧窮破敗的蛛絲馬迹。在伊斯坦布爾,我們住在一個印度籍人的公寓裏,他家超大的露台正好可以非常完美地觀賞博斯布魯斯海峽的落日。好幾個傍晚時分,我們坐在寬大的露台桌椅旁上,就著夕陽的余晖,想象著這座曾經充滿沖突和輝煌的城過去的模樣。不知道若幹年後,玫玫是否還能記得這座廢墟中的城市,以及那不單屬于土耳其,而是整個東方的充滿帝國斜陽的憂傷,那種憂傷,是否會滲入她自身,成爲她靈魂的一部分?

(本文刊發于《溫州教育》2014年第11期)

 

地址:温州市胜昔桥54号 电话:0577-56966282
申慱sunbet小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unnjjjj.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3006720號
會員登錄提醒:沒有賬號請先注冊!
用戶名:
密 碼:
 
請詳細填寫如下注冊資料
用 户 名: *請使用實名注冊
密  碼: *必須大于6個字符
確認密碼: *再輸入一次密碼
班  級: *請填寫所屬班級
會員類型:
電話號碼:
電子郵箱:
驗證碼: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